白鈅很乖很听话

第五人格园丁厨
食用all园
抱图留名
博客可日
洁癖党翻前注意

社园」杀青

#社园太疼了,吃不起

“亲爱的,我会把你收藏在行李箱里,就像你当初妥善的照顾我一样…!”

艾玛推着一个看上去很重的深棕色皮箱,随着她的行动偶尔颠簸两下,大概是土路太过不平整。

“哼…居然敢和斯凯尔克劳先生相比…”她小声的嘀咕着,咬牙切齿的模样仿佛这是她的仇人一样,但这仅仅是一个稻草人而已。

“至于艾米丽,我的天使,我们会一起赢得胜利,分享最后的奖金!”她又大声说起话来,像是故意让稻草人听见一样,然而那只是一个稻草人而已。

箱子里的是稻草人先生。

仅此而已。

“你最好安静一点”艾玛抬头看了看另外两个人,但是他们并不在原来的位置。

“艾米丽和他在一起可不是什么好消息,我得去找找他们”艾玛又推着那个皮箱绕开不知何时出现的厂长的视线,将皮箱安放好,等他走远就独自去他们曾停留的位置寻找着线索。

“这是艾米丽的医药箱…但是镇定剂被拿走了”艾玛绕着工厂跑了一圈,回到皮箱旁,她想引出那个大律师。

“或许…我需要弄出点动静来”艾玛纠结了一会儿,把稻草人绑在工厂门口,弯下腰将它点燃。

“亲爱的,没有温度的你才是我想要的,能帮助我的天使,你也会很开心吧,毕竟你也是我的一部分呢?”

艾玛回头望着远处,希望艾米丽可以收到这个信号。







“咔!!快灭火!!!”奥尔菲斯扔掉了剧本大叫着。身旁的艾米丽和莱利拎起水桶就浇灭了烧的正旺的火,艾玛放倒稻草人,扯断上面被烧的差不多的稻草和麻绳,拥着克利切把他拉起来。

“明明可以让幸运儿做替身的…万一真的烧到你怎么办…”

“我的甜心,你这是在担心克利切吗?”

“才,才没有呢!”

一直在卡文……卡文的卡,卡文的文……

摸个佣园…先写完佣园沙雕好惹……(划掉这一段)

求催更(表脸)

高温和寒冷

p1“它宁愿面向黑暗”

p2“欢迎来到大火中”

想问问…冷色调恋人有多少人在看…在想结尾……双黑还是双白……

(இдஇ; )祖宗们爱我一下
空园估计要明年才能出,然后还有一个
双(三)园(抓住那只另一面)和一个
杰园(???你的性别)短篇……
我……我等450fo你们选一个我写我……我再说吧……(´+ω+`)

杰园」冷色调恋人8

身体的控制权……被夺取了控制身体的权力会怎样……一直沉睡吗

真是越来越超出预算范围了……

杰克认真的洗净了双手,坐在床边极力回忆着小时候的事情,啧…没有什么残留下的东西可供回忆了…

抬头看见衣架上刚刚翻出来的风衣,暗紫的色系或许比童年回忆还要明亮一些。

小时候,到底是谁扯坏了娃娃?不明不白的就背上了开膛手的名字……我柯斯米斯基到底是做错了什么……

十月六日   星期六   大雾
见到了园丁小姐第二人格,我觉得她没法控制的住我的开膛手,他杀人成性,我给了他警告,希望他不会对她做什么…毕竟她已经被他伤成重伤。

-

丽莎回到自己的房间,小心翼翼的照顾艾玛的小植物,她不知道那叫什么,她只知道只要骗取了艾玛的信任她就可以成为主人,让那个胆小懦弱的她永远永远沉睡在地底。她又笑起来,看起来疯狂但又几乎没有声音,只有呼吸,和被她假装搬花瓶挡住的小窗,那里连通着艾米丽的卧室,艾玛竟一点也不知情?真是个傻子。

只要等到夜里,利用那个家伙的第二人格,自由在等着我。

-

她终于等到教堂的种敲响第十二下,抱着小熊玩偶坐在医院二楼的缺口处眺望庄园。

那个家伙…一定会成为我的垫脚石的。

开膛手坐起身点亮油灯,没想到这家伙竟把他曾最厌恶的他的衣服给挂了出来,这是什么意思呢…求饶?又看见桌上的那封信纸,细细阅读后发现他竟是在护一个人。

这可真是稀奇……明天让我会会她……?

开膛手整理好自己的暗紫色风衣,装好指刃就离开了房间,独自一人在雾里行走,不过他在经过圣心医院时却发觉那里有某处的温度有些拔群。

有一只可爱的猎物呢。

仔细一看,却还是那个园丁,她那么重的伤……究竟是什么支撑她在这里。不过……好像有些不一样了。

“请不要伤害丽莎,开膛手先生”

丽莎坐在二楼缺口处,仿佛一个不小心就会跌落,开膛手在地面上抬头看了看,然后走上了二楼。

“给我一个放过你的理由。”
“生来就是第二人格一定很痛苦吧”

丽莎没有理睬他的提问自顾自的说着,她轻轻的揉弄怀里的小熊布偶,阖眸倚在缺口略微硌人的边缘,开膛手站在她一米外静静的看着她。

丽莎被硌的有些不舒服,又直起身体,因为不小心触动了伤口,条件反射的去触摸伤口,偏移了重心直接摔了出去。

开膛手向前一步跳出二楼,在丽莎落地之前接住了她,然后又粗鲁的扔到地上,丽莎爬起身,揉了揉被开膛手抓痛的手臂。

“继续说。”
“他很懦弱吧?很胆小吧?很没用吧?哈哈…第一人格可都是这样呢……”

开膛手撇了丽莎一眼,站在她不远处一直看着她,丽莎从草丛里捡起之前放好的火柴,又把布偶放在地上,坐在它对面。

“想要扯坏布偶吗?”
“…………”

丽莎点燃火柴,轻轻的靠在干燥的布偶上,一点就着,在大雾中火苗生长的并不快,这却刚好可以看清布偶被一点点烧的焦黑。

丽莎起身弹了弹身上的灰尘,拎过一旁的小油桶一下泼在上面,火苗在一瞬间跳跃到一米多高,丽莎受惊的后退了两步,不经意擦去了额角微小的汗珠。

“你怕了。”

开膛手似有些得意的看着丽莎,右手搭在她肩上左右她的方向,声音里都带着些压抑的笑声。

“怕火?”

真是有趣极了,开膛手抚着她的后颈,或许是第二人格,他们并不能直接给对方带来什么威胁,竟还因为性格相似而相互熟悉着。

“哈,丽莎才不会害怕”

“丽莎要让庄园的某些人付出代价,破坏我的家庭和童年的……一个也不会放过”
“有意思”

丽莎拍开了开膛手的右手,独自一人回了卧室,被焚毁的布偶还呆在墙角,开膛手饶有兴趣的盯着她离去的背影,随后自己的理了理风衣走向红教堂的墓碑中吹风。

还从没遇到这么有意思的人呢,和她的第一人格比起来…真是有趣多了…

-

丽莎回到艾米丽的卧室,天还没有亮就把艾米丽给推醒,一点礼貌也没有的和艾米丽说话。

“莉迪亚医生,我已经结识了开膛手先生,接下来我需要取得他的信任,所以需要麻烦你和其他人商量一下,陪我演一场伤人的戏,像当初那样,不过我现在要休息了。”

丽莎安静的坐在艾米丽身边,在长达几分钟的沉默后身体突然倾倒在艾米丽床上,呼吸平稳,应该是睡着了。

“现在应该是艾玛了……不过不知道开膛手杰克那边怎么样了……”

/-1435-/

杰园」冷色调恋人7

#杰园
#丽莎是坏孩子
#私设身体控制权属于主人格,不可转让,但是在一定的精神摧毁下会自闭或者动摇,直接将身体交给副人格(特定情况下会意志动摇,在身体休眠时会被副人格偷去一段时间的控制权),在外力唤醒主人格之前主人格不会出现(当然这个可能性小的一批啦)
#私设副人格不隐藏的记忆会留存到主人格苏醒,可以知道“自己”干了什么
#翻译来自百度

-

艾玛抱着小布娃娃,赤着双脚在卧室里自娱自乐,那双翠绿的眸子分明黑的深邃,她散着头发,穿着长长的白衬衫,和小时候一模一样。艾米丽专门做了她过去最爱的甜点,像哄小孩子一样敲开她的门给她喂食。

“丽莎今天有没有乖乖的啊?”
“丽莎今天特别乖,但是丽莎想见别的坏孩子”
“丽莎为什么要见别的坏孩子啊?”
“因为艾玛说她需要我,她说害怕耶,只有勇敢的丽莎才能帮助那个坏孩子”
“那丽莎可真棒,来再吃一口”

艾米丽的思绪慌如乱麻,她不知道原来艾玛和丽莎依旧是独立的两个人格,只是一个完全臣服于另一个的操控而已,完全和预想的不同,本以为一个人格分裂症痊愈者可以引导另一个同样病症的人恢复,没想到这病居然……罢了,先看看丽莎是不是真的听话吧……

艾米丽带着用过餐盘离开艾玛的房间并带上了门,帮她门口挂上了一个“Pleasedonotdisturb”(请勿打扰)

艾米丽走后,玛尔塔翻窗进了艾玛的卧室,她一眼就看出了艾米丽的异常,除了今天格外认真的照着菜谱和里奥的指点做了一些甜点以外,她已经把艾玛堵在房间里大半天了,平时这艾米丽不是最喜欢带艾玛出来玩吗?而且还拒绝了其他人的探望,艾玛那么重的伤,来自女人的直觉,玛尔塔觉得这事有些特殊。

她脚刚落地,就有一把小叉子抵在她腰上,眼前的艾玛,赤裸双足,全身上下怕是只有一件长衬衫,披下的头发搭在肩上显得她格外瘦小。

“艾玛你…”
“你是谁啊,不要过来,丽莎不喜欢陌生人”
“丽莎?”
“你快点出去!丽莎要保护艾玛!”
“……??”

玛尔塔还没说几句话就被丽莎举着叉子逼的从窗户跳了出去。

丽莎……这个名字可从来没有听说过…但是艾玛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?难道说和最近被杰克重伤有关……?

玛尔塔暗自回到房间,她很迷惑,虽然说也知道艾玛小时候生过病,但并不了解艾玛,关于心理疾病更是少之又少。

-

丽莎非常的听话,除了偷偷溜进来又被丽莎撵走的玛尔塔,艾米丽合上了可以窥视艾玛房间的小窗,写上日记:

十月五日  星期五  天气晴
小艾玛的病情毫无征兆的回复如刚进庄园,今天是丽莎出现的第一天,有些听话,甚至听话的吓人。

丽莎坐在落地镜面前自言自语,捉了缕头发轻轻的卷着,看起来十分可人。

“艾玛,你看丽莎是不是很听话”
“杰克先生坏孩子的事情交给丽莎就好,丽莎愿意为艾玛做事情!”

而后便是一段长时间的沉默,艾玛揉了揉额头把头发盘起,摘下了门外的告示牌走进了艾米丽卧室。

“艾米丽天使,丽莎现在很听话,为了帮助杰克先生,我会让她出现几天,很抱歉没有提前跟你商量。”
“艾玛”

艾米丽掀开被子,坐起身点亮床头油灯,她理了理头发,有些迷茫的看着艾玛。

“艾玛,丽莎真的能信吗,她曾经差点杀了社工!”
“可是我也没有别的办法了,艾米丽天使,坏先生迟早会害死我的”
“是……是啊……”

艾米丽趁着并不昏暗的灯光,细细检查艾玛身后二次受伤的伤口,用棉花清洗干净,并换上新的药和纱布。

坏先生迟早会害死艾玛的……可是在这个庄园没有人能够真正的死去…也就是无休无止的折磨……可我总觉得丽莎不能信……她曾为了害社工伪装的那样人畜无害……

艾米丽叹了口气,送艾玛回她卧室又给她掖了掖被子,希望庄园不要回到当初那番阴暗恐怖。

第二天艾米丽叫艾玛起床,如所预料的一样,她现在是丽莎,披着头发和长长的衬衫,没有围裙也没有草帽,更没有工具箱和那阳光快乐的笑容。

“杰克先生!”

丽莎抱着小布娃娃一步一跳的走到在餐厅发呆的杰克面前,笑吟吟的要他弯下腰听她讲话。

“丽莎才不是艾玛的坏孩子,丽莎特别听话的!”
“丽莎……你是另一个艾玛吗…?”

丽莎挠了挠头发,可爱的让人难以和杀人犯联想在一起,如果说,她就是艾玛的坏孩子……那么她真的可以帮我赶走那个坏孩子吗…看起来根本敌不过啊……

“丽莎是丽莎,艾玛是艾玛,丽莎可不是胆小的艾玛呢”

丽莎揉着布娃娃的头,然后在杰克身边跳了跳。

“艾玛拜托丽莎来帮您照看坏孩子!”
“是,是吗,劳烦您了,他并不听我的话,不过我知道他一般夜里出来”
“阿拉…先生的坏孩子一定很暴躁吧”
“怎么说?”

丽莎没有回答,只是牵起他的手,掰开他的食指和中指,能清晰的看见指缝间那红褐色的痕迹,一擦就掉。

“这是坏孩子的杰作吧?”

杰克愣了愣抽走了自己的手,又道了声谢后溜进自己的卧室。然后再次给坏孩子写了一句话,甚至把他最喜欢的风衣从衣柜底下翻出来挂在衣架上。

“杰克先生!所有的坏孩子都只是为了拿到身体的控制权!”

丽莎趴在门外顺着门缝说着。

/-1537-/

是跳地窖被雾刃刮走的小艾玛!

p2是老福特私设拟人(我r/i你)

不要问我为什么给第五人格打广告,因为我收了网易二百线索,懂了没?不要再问乐!二百线索!

是小艾玛!大家都爱的第五人格小艾玛!

长大我想当艾玛老公,别的园丁厨可高兴了,给了我爱吃的大嘴巴子!

嗝儿,什么,冷色调恋人?我我我卡文了,私戳我加我QQ我们借一步说话ಥ_ಥ

我想挑几个小可爱给他们画酱酱酿酿的人设
ԅ(¯ㅂ¯ԅ)好久没画画手痒了想毁别人人设

p12是指绘p3是手绘

质量随缘什么的(被打)

嘿嘿嘿(º﹃º )祸害别人家小姑娘小伙子真好玩

Σ(|||▽||| )留个评论嘛